广州二运集团有限公司-大江东|我在上海做“团长” 撑起保供一片天

公司要闻 /

你的位置:广州二运集团有限公司 > 公司要闻 > 大江东|我在上海做“团长” 撑起保供一片天
大江东|我在上海做“团长” 撑起保供一片天
发布日期:2022-04-25 11:10    点击次数:185

上海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保供压力前所未有,基层工作人员筋疲力尽,怎么办?

有一群人自发站出来,用热情和特长,与居委、物业、商家同心协力,释放市场力量,及时缓解了众多市民的燃眉之急,成为城市保供体系的有力补充。

本是财务、律师、全职妈妈、大学生、教师等各色社会身份的他们,成为当下最受欢迎的人之一,有了统一昵称——“上海团长”!

做“团长”要具备哪些能力?组织团购时遇到过哪些困难?大江东工作室联系到几位坚守一线的“团长”,听听他们的团长故事——

故事1:“杰哥!什么时候开团?”

坐标:浦东新区曹路镇

团长:张杰 银丰苑小区志愿者防疫战队队长

“太疯狂了。”

4月11日晚9点半,张杰在业主群发起牛肉团购,仅仅30秒,60份牛肉一扫而光。没抢到的望肉兴叹,称犹豫几秒就失之交臂。

张杰是小区志愿者防疫战队队长

这位85后的志愿者防疫战队队长,而今最知名的身份就是“团长”,从3月30日至今已成功组团18次。

团购的蔬菜到货啦! 张杰摄

“一开始没有经验,手忙脚乱。”但他很快就对小程序运用自如,开团、统计、下单……每天都很忙。他认为,成功组团的四大要素是:信任、质量、效率、实惠。

“信任非常重要。我直接把交易记录发给大家,对方什么价格,我就给大家什么价格。”公开透明,直接稳固了张杰的“团长”地位,也“成功”让他首单亏本。

初期,大家急需鸡蛋和蔬菜。通过浦东发布及新曹路公众号,张杰很快找到物资平台。蔬菜和鸡蛋的组合套餐,张杰直接以43元进价开团,很快173人下单并成功收货。

喜悦中的张杰在首单结束后,才注意到平台需要手续费。开团即亏损的局面如何扭转?小区志愿者人手紧张,如何解决最后100米配送难题?为释放运力,他在群中发起征询,提出开团每单增加2元配送费给到志愿者、超过一定金额增加提现费的建议,得到业主一致认可。

成团记录

比如,一箱牛奶成本价50元,加2元运费,再加0.5元提现费,张杰以每箱牛奶52.5元价格开团。问题迎刃而解,张杰又相继开了不少团,三黄鸡、羊肉、猪肉、蔬菜包、色拉油等先后成“团”。

“不是刚需,我不碰”“商家有问题的,我不碰”“需要提前打款的,我不碰”…… “几大不碰”原则的坚持下,张杰多了很多“死忠粉”:“杰哥什么时候开团”“最近有啥好东西吗”……瞧,群里的需求又来了!

故事2:“七妈,这个饭很好吃!”

坐标:浦东新区张江镇

团长:王小燕 汤臣豪园二期居民

王小燕,微信昵称七妈,全家六口人住在汤臣豪园。这是一位自热饭、方便面、方便米线、预制菜等快速食品的“团长”。

电商行业的她,手头有供应链资源,了解到楼栋里小年轻们连碗筷都没有,烧饭太困难,对方便食品的需求量很大——她决定帮他们渡过难关,便成了“团长”。

为居民团购的物资到达小区门口

团购的食物到达小区门口,志愿者准备分发。王小燕摄

找供应链不是难事,她也并非什么都团。以小区居民需求为核心,兼顾品质与价格。经过一番挑选,她列出清单并快速商谈好数量、价格、运送方式、运送时间等细节。团购消息一放出,迅速形成一个200多人的大群“快团团”,她上传详细图片、文字,设定价格,通知大家去拍……他们迄今已团了800份左右的方便食品。

群内截图

她一直秉持的原则:不会为了利益去团,付出心力,是为小区居民带来切切实实的方便,“很多我服务过的居民,都在微信群里晒照片并@我说:‘七妈七妈,这个饭真的很好吃!’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让我觉得很有成就感!”

故事3:“当了‘团长’,楼里100户居民我都认识了!”

坐标:浦东新区花木街道

团长:巴耳(化名) 花木街道一小区居民

做“团长”很不容易,但能收获邻里之间的温暖。

浦东新区花木街道,自3月28日起“足不出户”。党员巴耳便申请成为志愿者,对接自己小区里的联华超市, 青岛科迪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整栋楼的采购业务。

志愿者在分配物资

团购的第一个困难是快速收集居民需求。巴耳把工作中经常用的小软件发到群里,每户提交订单,后台就得到一个excel表格,核对无误后打印给联华超市。

当“团长”得有奉献精神。“党员要做表率,做‘团长’,绝不赚差价。公开透明是基础,才能得到邻居们信任。”

运力也是问题。还有,小区群跟风接龙太多。有些邻居并不知道自己买了什么,价格多少,对所购商品没有清晰认知。收到货后可能存在不满,“有时需要花很多时间耐心解释。欣慰的是,最后邻居们都给予理解。”

当“团长”,偶尔会出现“状况”,也有很累的时候。“但是,楼里100户居民我都认识了!帮到了别人,个人满足感也是很强的!”

故事4:“我当‘团长’,源于找人拼团买包子”

坐标:浦东新区张江镇

团长:胡KK(化名) 玉兰香苑四期居民

“我第一次组团,是源于想找人和我一起拼团买包子。通过大众点评联系周边包子店老板后,组了个团购群。”后来发现,小区有许多IT白领,平日不做饭,也没有烧菜工具,以包子、馒头为主食。“他们想买包子总会来找我,我就变成了‘团长’。”

胡“团长”通过小程序,团购米、面、鸡蛋等生活物资,每天晚上都将团购名单梳理出一份清单,及时向居委报备,把物资名称、“团长”、司机等信息登记入册。到货时,先凭团购登记表去居委领取“取货袖章”卸货,第一时间用醇类、含氯消杀液等消杀,再用紫外线设备对货品加强消杀。消杀完成,安排志愿者分发货物……

志愿者处理团购货品

分发货物,他们总结出一些经验:以小区正门为中点,以南北为界限分两个区块,每人负责一个区块。胡“团长”给每位志愿者分发一份小区地图,清晰标注着每个楼栋的位置,大大节约了找地址的时间。

近期,团购群人数剧增,咨询量暴涨。胡“团长”每天都将团购时间、货品名、配送时间、售后注意事项等发布群公告。对不会玩手机的老年人,“居委将我的联系方式张贴在各楼栋信息栏。他们有需要会电话联系我,我会逐一统计代买。”

故事5:“临危受命做‘团长’,感受市民守望相助!”

坐标:宝山区

团长:马陇平(化名) 宝山一小区居民

“蔬菜、鸡蛋、猪肉马上开团,需要的邻居在群里分别接龙报名吧,下午1点半截止。”

4月11日,我所在的小区再次开始了“团购”,原本担任“团长”的施阿姨由于连续熬夜、搬东西,结果累的直不起腰来,无奈卸任“团长”几天。这次就由我临危受命担纲“团长”,为楼道内邻居做些服务。

随着小区封控的时间越来越长,邻居们家中的新鲜蔬菜、鸡蛋、鲜奶等食物已经捉襟见肘。随着采购需求的攀升,我们今天的团购,很有可能遇到货源不足的情况。

上午11点半,我在群里准备好今天团购的品类——蔬菜包、鸡蛋、猪肉,分别发出群接龙让邻居们报名参与。此前,我们已经挨个告诉楼内老年人们群接龙功能的使用方法,如果需要就点击接龙即可。

下午一点半,为了赶供货时间,团购报名结束了。楼内21户邻居需要蔬菜,10户需要鸡蛋,14户需要猪肉,我赶忙把楼道内的需求报给菜市场供货商。

没过多久,供应商给我打来电话:“不好意思,鸡蛋和猪肉实在是供不上了,明天只能到3份鸡蛋,5份猪肉。蔬菜没问题……”

我一听就有些头大,很多邻居亟需这些食物补充,供不上货算怎么回事?但是无奈供需紧张无法协调,我只能问问邻居们怎么办。

“各位邻居好,有个情况跟大家反馈一下:菜市场明天蔬菜供应充足,报名的每家都有。但是,鸡蛋只能到3份,总共90颗;5份猪肉,总共10斤。现在报名人数超了,怎么办?”马“团长”把这段文字发在了群里。

7楼龚哥说话了:“我家鸡蛋和肉还能撑几天,先给最需要的人吧!我放弃,明天再说。”10楼王姐也说:“给最需要的邻居吧,鸡蛋可以一份分三家,猪肉可以一份分两家,我们先这样协调咋样?”

群里热闹起来。最后,这3份鸡蛋和5份猪肉,被分配给家里孩子多,或者已告罄的邻居。

马“团长”觉得,“疫情无情,但邻里守望相助,鼓舞了抗疫必胜的信心。”

故事6:“总金额不满3000元,代理‘团长’经历结束了”

坐标:青浦区朱家角镇

团长:牛牛(化名),临时“牛奶团长”

4月6日,业主群传出,小区有一位阳性确诊。大家开始发起各式各样团购。牛牛也赶紧打开冰箱,发现鲜奶没了,肉没了;再一看,米也告急……

4月7日一早,业主群里的“sunshine”发起一个“鲜奶团”。这位“团长”说:“之前有朋友在这家订过,货源可靠,如果有邻居需要,可以填信息报名,成团条件是满3000元,报名截止时间为下午4点。”

不到10点,购买金额已超4000元,组团成功。“团长”在10点10分关闭了报名页面,又另建了一个群,将报名信息中的购买品种、单价、总价、送货地址再次与各位邻居一一核实,之后发起群付款。

然而,7日下午,“团长”说供货商回复信息,有些商品无货,目前只有两款牛奶有货。群内需求不一,有的可以调整换品种;有的希望退单;有的想保持不变,可以多等两天。

“sunshine”向邻居们抱歉,还要照顾小孩,手头又有紧急工作,老公也在视频会议,实在没有精力继续当“团长”,准备按照表格一一发起退款。

牛牛想,自己是否试试来当“团长”,毕竟前期“sunshine”已做了大量工作,只需把邻居们的需求更改下,然后再交给供应商,估计可以如期收货。

于是,他一边联系供应商,问清楚截单时间和有货的产品,一边在群内发信息,请邻居将更改、退货的需求发过来,再逐一修改表格,这时已是下午5点。

但截单时间是傍晚6点,有些人选择换货,有些人选择退单,也有些人没有回复。等待中,已经接近截单时间,一番调整之后,总购买金额不满3000元,无法成团……

就这样,牛牛的代理“团长”经历结束了,却更懂得相互帮助的珍贵。

在上海战“疫”进入最关键的攻坚时刻,挺身而出的“团长”们,拉近了邻里关系,更拉近了人心,让疫情下的小区泛起温暖的微光,构筑起上海基层抗疫的强大力量。

A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