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二运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首个垂直森林住宅,迎来第一批住户

央视新闻 /

你的位置:广州二运集团有限公司 > 央视新闻 > 中国首个垂直森林住宅,迎来第一批住户
中国首个垂直森林住宅,迎来第一批住户
发布日期:2022-05-05 10:29    点击次数:196

疫情下的居家生活,

使我们亲近自然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今年春天,

中国首座垂直森林高层住宅,

落地湖北黄冈,迎来第一批住户。

黄冈垂直森林住宅

米兰垂直森林住宅

建筑师斯塔法诺·博埃里(Stefano Boeri)

有“垂直森林之父”的称号,

2014年,全球首座垂直森林高层住宅,

在他的家乡意大利米兰建成,

大获好评,

人人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空中花园,

后拓展至世界20多个城市。

米兰垂直森林局部

垂直森林的想法,从何而来?

植被如何挑选、维护?

疫情下的城市生活,如何获取更多绿色?

一条与米兰的博埃里远程连线,

听他讲述了垂直森林,

如何从一个疯狂的梦想,

慢慢在世界各地生根。

编辑 | 叶荔 责编 | 陈子文

黄冈垂直森林住宅

在湖北黄冈,两座80米高的绿色“树塔”住宅伫立在市中心,错落的露台将建筑表面画出一道道分割线,在当地人眼中,这两座“搭积木一样的高楼,新奇有趣”,已经造了好几年了。

4月中旬,第一批住户即将结束室内装修,迎来与自然共居的生活。

这是“中国首个垂直森林住宅”,一共覆盖着404棵树木、4620株灌木,和2408㎡的花卉和攀缘植物。无论你选择哪一种户型,哪一个楼层,步入自家的空中阳台,就能直面大自然。

2017年,项目设计开始,历时4年多完工。而早在2020年,大型乔木已经提前“入住”到这座高层建筑中。

米兰垂直森林

“垂直森林”,是博埃里提出的一个“疯狂梦想”:简单来说,就是在摩天大楼的垂直方向上,覆盖满植物,为每层住户营造“空中花园”,一种“对绿色生态的痴迷”。

早在2014年,博埃里设计的世界首个垂直森林住宅,在他的家乡米兰竣工,先锋的想法,历时8年实验,落地了。

在博埃里为一条展示的一部垂直森林建造纪录片里,他站在20多层的空中阳台,无人机视角慢慢由近及远,很快,画面中只剩下一整片郁郁葱葱的绿。

“太想与自然这么亲近了!”居家隔离多日的我们,不禁感慨道。

这两座树木掩映的摩天楼,坐落在意大利米兰新门区,落成至今已经有8年了,而大型乔木已经在里头住了10年。

双子“树塔”,分别高达80米、112米,种了800余棵树(480棵大中型树木,300棵小型树木)、15000余株多年生植物和地被植物,以及5000余株灌木丛。

相当于在占地面积3000平方米的城市建筑表面上,创造了一个2万平方米的森林。

立面植被

塔楼外形的最大特色,是交错出现的3米悬挑阳台,外部的植物盆中,树木自由生长,从3米到9米不等,有些树的生长空间甚至超过三层楼的高度。

不同季节的植被变化

随着四季更替,植物的颜色和形状,也随之改变。

在垂直森林中,也包容下许多昆虫和鸟类,光是在1号楼,就有超过20种鸟筑巢栖居,如岩燕、红尾鸲。

像瓢虫等昆虫,对抗植物虫害,从而避免了使用农药,直接促成了一个生物多样性的共同体,是一个活的生态系统。

“既是人与鸟之家,也是树之家。”

米兰垂直森林室外

自建成以来,米兰垂直森林获得了诸多业内大奖,包括最权威的高层建筑评选机构——世界高层建筑与都市人居学会(CTBUH)颁发的“2015全球最佳高层建筑奖”。

评审团称赞它,“在如此高空,以这么大规模,对绿色植物进行可行性探索,非常具有突破性。”

米兰垂直森林室内与露台

同时,它早已是米兰及意大利旅行手册,必推的“网红打卡地”。更有住户直接把自家房间挂在共享民宿平台上,享有极高的人气。

两栋住宅楼,直接带动了周边的房价,成了当之无愧的区域中心。

米兰垂直森林室内与露台

博埃里告诉我们,自己和团队也大都进去体验过,非常喜欢。

据他多年观察,选择这样一种新型住宅生活方式的住户,没有显著的年龄或身份特征,带小孩的家庭,年轻夫妇,年长一些的,都乐于尝试这份与自然的亲近,尽管这里的房价不算低。

“城市层面来说,目前城市所生产的二氧化碳已经占到了地球总量的75%,”在博埃里看来,最经济有效的方法,就是在城市中大量种植植物,来延缓全球变暖的趋势。“而且,生物多样性也会筑起更多保护屏障。”

黄冈垂直森林

因为疫情,曾经常常往中国跑的博埃里,已经3年没有来中国。他也跟我们感慨,“疫情发生,我们越来越意识到我们对亲近自然的需求”。

而事务所的中国团队,坐标就在上海。合伙人胥一波坦言,在中国,垂直森林还是新模式, 青岛科迪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接受或许需要时间,而我们和网友、住户一样,惊喜与疑问都很多。对于这样一个“生长中的建筑”,一切才刚刚开始。

以下是采访精选。

黄冈垂直森林

Q:一条

A:博埃里建筑设计事务所

Q:黄冈的垂直森林项目,选择了哪些植被?植物后期维护,如何实现?

A:设计垂直森林,就相当于种植一片森林,无论是从植物的安全性,适应性,及从未来的养护条件上,都首选当地植物物种。

黄冈垂直森林,主要的乔木树种有银杏、桂花、女贞、腊梅等;中小型灌木类,木芙蓉、南天竹等,还有攀缘类植物,沿阶草、金边麦冬等。

植物维护有专门的团队,由物业来管理,每年预计有4次常规检测和养护。如果树木本身并没有过于茂盛,就会让它继续生长。一旦有长势过快或者长得过大,就会进行修剪。

Q:很多人关心森林形成后,是否易引起蚊虫滋生问题,如何应对?

A:关键在于植物区的排水状况,如果积水或水塘存在,都容易造成蚊虫。特别的设置包括,首先提高用水水质,选用自来水作为灌溉水源,弱化蚊虫繁衍环境。

采用有组织排水,通过排水管道将雨水和灌溉余水排走,避免了蚊虫与水环境的接触。其次,配置了一定比例的驱蚊植物。

Q:垂直森林首先在米兰落成,主要落地项目在欧洲,这与黄冈的环境、生活方式有很大不同,如何让项目真正落地?

A:国外实践所积累的技术能力,对保证项目顺利实施,提供了基础保障。垂直森林的原型可以迁移,但每次的设计都是不一样的。

除根据不同城市的气候、生态环境,确定植物选种外,还会根据不同地区的风力情况创建模型,进行树种及种植区块的安全性测试。同时,封闭和开敞阳台的结合,也是黄冈首创。

黄冈垂直森林

室内视角

另外,我们依然在持续监测黄冈垂直森林的固碳效果,进行更加精确的数据调研与计算。

而最重要的,还是如何让更多的使用者从文化和心理上,来接受和认可它。

当时在米兰,垂直森林一开始也被称为“激进”,突破了很多人的想象,但“高空花园”的生活变成现实后,逐渐获得更多人的认可。

在黄冈,树木成长还需要时间。疫情状态下,尤其是在城市高层高密度的生活中,如果我们能在阳台上有更多自然,靠亲近自然来疗愈我们的心情,这会不会也成为一种新时期的选择可能?

光明城市垂直农场方案

Q:新冠疫情正在改变我们对生物多样性,对人与自然的看法,疫情下很多人也开始自己动手种植蔬果,可食用植物是否也能结合到设计中来?

A:在黄冈的设计中,我们专门开辟了一部分区域,让居民来种植一些简单的蔬果。

上海崇明岛进行中的方案,首次将垂直森林升级成了垂直农场。为了取得农作物生长最好的光照条件,设计了45度角的南向退台,12个“绿色泡泡”作为温室,采用ETFE膜可回收材料,主要种植蔬果等可食作物。

近期疫情封锁造成的物资紧缺,也让我们看到在都市引入农业种植,以应对食物需求的重要性。

博埃里在垂直森林露台

1956年,博埃里出生在意大利米兰,“从小就痴迷于树”。

家中有亲戚来自沿海的利比亚,他对那儿的橄榄树森林记忆犹新。年轻时,他酷爱旅行,去过上百个城市,看到各地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很早就意识到,树木也是个体,有自己的生长和进化轨迹,“这些记忆对我来说,都非常重要”。

青年时期,也就是六七十年代的意大利,城市的未来如何发展,是当时社会一股重要的讨论方向,已经有先行者开始思考,无论哪个城市空间,人与树,都应有固定的平衡比。

百水先生在米兰街头 1973年

图源:Hundertwasser Foundation

他至今常常提起的,还有16岁那年,在街头遇见“古怪”的奥地利艺术家“百水”(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他手里拿着一棵树,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转悠,想要建立一个新的基本生存单元:由树、庭院、房间和人组成。

而在佛罗伦萨,一群二三十岁的年轻建筑师和艺术家,建立起“9999团”,畅想出激进的未来城市愿景:被森林贯穿的都市区。

1980年,他从米兰理工大学建筑学毕业,1989年,又在威尼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主攻城市研究方向,“将这种对树和自然的痴迷,与我的专业结合起来”。

博埃里在工作室

90年代中期,他做了很多城市造林方面的工作。与友人一起办起的小建筑事务所,承接的第一个项目,就在米兰城市中,种下了30万棵树。

“从那一刻起,我也开始想象,如何在我的建筑中引入植物,树不是装饰,也不作为建筑的配套环境存在,而是真正成为建筑的一部分。”

是时候,重新定义建筑的基本组成部分了。

米兰垂直森林所在的街区

为什么是垂直森林?当城市土地越来越少,往垂直方向上发展,似乎成为了唯一解。

而关于“回到树之间生活”的想象,博埃里还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Calvino),是出了名的“天马行空者”,他的小说《树上的男爵》,主角为冲破老式家庭的束缚,叛逆地回到树上,生活了一辈子,他也由此获得了精神上的自由。

“男爵始终认为,为了与他人真正在一起,唯一的出路就是与他人相疏离,他在生命的每时每刻都顽固地为自己和他人坚持那种不方便的特立独行和离群索居。这就是他作为诗人、探险者、革命者的志趣。”

而对喜欢卡尔维诺的博埃里来说,住到树上去的超现实想法,激发了“树塔”这一激进的设计。

米兰垂直森林远眺

2006年,一次机遇出现,他受邀设计两座位于米兰市中心的高层住宅塔楼。

当时博埃里还同时担任建筑杂志Domus主编,正在编撰关于迪拜等地摩天大楼的报道。想到当今世界的高层建筑,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玻璃表皮、金属外观,外立面灼灼闪光,当即产生了想要创造“两栋生机勃勃的大楼”的想法。

他勇敢地向客户提议了一个前所未见的疯狂方案:垂直森林。

“我也知道它过于先锋了,但这个想法变得越来越重要。”时隔10多年回忆起来,博埃里依然难掩对疯狂梦想的激动。

南京垂直森林植被的苗圃

因为垂直森林,并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案例,所以每一步都需要认真去调研、实验。跨学科的团队,植物生物学家、技术专员,及结构工程师等,从一开始集结。

植物学家Laura Gatti,现在是博埃里的老搭档了,也参与了黄冈的项目。

在对城市环境、气候进行考察后,她和团队挑选当地可以种植的特色树种进行实验,会先在苗圃培育几年,模拟高空环境和根系条件。

之后,才根据每个立面的日照情况排列分布植物,设计立面。

垂直森林的风洞实验

还有风的影响,当树的大小和重量承受强风时,就会向建筑结构传送一系列巨大而复杂的力。团队在位于米兰理工大学和迈阿密的风洞实验室,以1∶100的模型,完成风洞实验,确认校核。

另一道防线,树干由钢索固定,并与上方的阳台连接,以保证即使强风下,树木也不会坠落。

培养盆中的土壤,则混合了农业用土、有机填料及火山质,在米兰大学配置完成,它很轻,以减少自重,来减轻阳台周边的荷载;很密实,以增加根系的稳定性。

“飞行园丁”

将树木移植到阳台这一步骤,团队也曾遇到过棘手问题,大型的乔木无法像灌木一样乘坐电梯,只能使用塔吊从外部吊起。

而“飞行园丁”也在此派上了用场,他们既具有高空作业技能,又是植物学家,在建筑落成后可以从楼顶缓缓滑落下来,在空中修剪、检查植物。

埃及垂直森林项目方案

垂直森林项目,现在也正在世界各地进行中,荷兰埃因霍温、瑞士洛桑、美国芝加哥、印度孟买、印尼雅加达等。

在埃及首都新开罗,沙漠城市的环境非常有挑战性,那里正在建设中的垂直森林,设计有精良的灌溉系统,以尽可能高效地利用水资源,形成“纵向上的绿洲”。

3座绿塔,也会让新开罗成为“第一个回应气候变化和生态挑战的北非城市”。

特鲁多垂直森林

去年,在荷兰埃因霍温,耗时4年的特鲁多(Trudo)垂直森林落成,这是一个面向低收入群体和年轻人的公租房项目。

塔楼高75米,19层,总计提供125套公寓,每间公寓面积小于50㎡,但都拥有4㎡以上的阳台,种植1 棵树,20 株灌木,创造一个小自然生态。

项目投资者Sint Trudo,正是因为看到米兰案例,喜爱有加,而发出了设计邀约。

“我们希望这种垂直森林模式,每个人都负担得起。”博埃里说。

南京垂直森林现场

高层建筑类型,也从住宅拓展到商业综合体、办公建筑。

3月,在南京,塔楼的第一棵树定点,已经在实验室栽培了两三年的植物群,正陆续被移植到现场。其中一座,高度达到200米,预计今年下半年或明年年初落成。

“每一次,都是从重新认识和了解一座城市开始。”

“森林城市”畅想图

在展览上海psa“树,树”展览现场展出

当垂直森林们串联起来,城市会是什么样?

博埃里的梦想是创造一个“群岛城市”,一个个类似岛屿状的垂直森林社区是主体,它们同时又被公共绿化包围,并由高效和可持续的交通系统连接,生成“森林城市”系统。

“让都市变得更生态,更‘绿’,将会是持续一生的追求。”博埃里说。

我们也观察到,越来越多的绿色,正出现在建筑的屋顶、立面、中庭......更多建筑师、景观设计师在行动起来,在钢筋水泥的都市丛林中,把自然邀请进来。

部分图片由博埃里建筑设计事务所提供、RAWVISION studio拍摄

AAB